陆涂

tvb真人圈/国产影视圈/70后作家圈/欧美圈

【靖苏】《梁史·三百一十九》(完)

对不起各位读者。最近几年不会写文了,什么时候学会写了再开始写吧。

给各位道歉了。


十二


后来,萧景琰下朝以后,在承明殿里枯坐了一阵,看着外头夕阳把树尖都染了血。

他踏着地上一地的红光,把笔搁下了,突然传了内庭监一个宫人进了殿。

那宫人不知来意,战战兢兢地在地上跪了一阵。宫里头还正闹冲,宫人跪在地上,也不敢去躲那铺天盖地的蠓子。萧景琰用衣袖挥开了虫子,在那宫人身边站了一会儿,老久才开口问:

“清平侯死前,说过些什么吗?”

那宫人原是在凉风台值守的,呆了有一年,算是凉风台的老人了。传闻关在里头的那位病之前,这宫人还去陪着叫了个太医。

只不过凉风台多年幽闭,太医出的也不勤,这...

【靖苏】《梁史·三百一十九》(11)

十一


萧景琰朦胧间,觉得眼前有着氤氲的天光,模糊的人影在燃透的乌术香里浮了起来,浮到了灯火间。他能够感觉到自己滚烫的皮肤上有着冰凉如玉的触感,模模糊糊地只觉得心安。

天光渐渐明了许多,萧景琰心尚未动,手指先摸索了一番,只觉得手掌间握着温温软软的一团。那熟悉的手仍然细瘦单薄,但覆在自己手背上,却有一股温软亲热。他心头已是说不出的怜惜,说不出的亲近,忍不住把那软绵绵的手捉住了,与他手指相扣,紧紧握在了一起。就仿佛像是飘荡到了风中的芦苇,好不容易抓住了一点儿泥土,免却了在风里翻卷,一点儿劲儿都没有的随波逐流,就像——

萧景琰从昏昏沉沉中猛然惊醒。觉得肩头一阵剧痛,胸口一片火烧火燎。他向来熬...

的确是抄袭,错误严重,给各位读者道歉,梁史不会出本商用了,会给大家一个结局把故事说完
感谢姑娘对我的鞭策,以后不会再犯
再次跟大家郑重道歉

一个悲观主义者的宿命论解读 ——浅谈《梁史•三百一十九》

卧槽太牛逼了。简直是上帝的天使,把我的每一点想法都摸得透透的,我写的任何一个细节都没有逃过火眼金睛,啊,简直在你面前裸奔。啊,我要给你跪下来了OTL

为欢几何:

陆涂太太惯会使用各种技巧来撩拨读者,把控读者的情绪。每次拜读完都是胸中有惊雷,却欲说还休。好容易才憋出了这么点字,诚惶诚恐地做个表白。


预警:取名废;心里有烈焰,笔下是死水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     私以为,《梁史》包蕴的核心是悲剧性的冲突。...


【论坛体】后知后觉的意识到,我男朋友和他发小关系是不是走得太近了[娱乐圈AU]

啊突然又想写论坛体了!这回第一次尝试天涯风,请大家怜爱一下凄惨的鸽主,太可怜了。他不是黑,就是单方面失恋了而已。但是鸽主那么坚强一定没事的,三秒之后就是一条好汉,坚强起来还能时不时给两情侣使使绊子!

时间线第一篇前面

第一篇【论坛体】有谁来8一下琅琊榜首梅长苏吗?[娱乐圈au] 

第二篇 【论坛体】梅长苏复出了,新戏演男二 [娱乐圈au]


【靖苏】后知后觉的意识到,我男朋友和他发小关系是不是走得太近了


我男朋友要去外地出差办件事,算是帮他发小的忙吧,不过这件事也算是他自己的事。去年开始他俩就一直在外地,有商有量的,关系挺好的,中间我还...

【靖苏】《梁史·三百一十九》(10)



武帝的时候,兰直宫修在玄武湖东畔引流的河滩洼地上,地势低下,不利防变。五王之乱时,萧选带着庆历军从玄武湖渡船而过。林燮一人一舟,独立于湖心,万军之中高踞于船头,一箭将皇太子亢王射死于殿陛上,盛名之下,无人可及。萧选即位以后,第一件事,就是把这兰直宫移到到御花园后头,这一处已经是背靠了钟山,奇石丛立,云骨撑空,倒是的确进退有据,易守难攻的地方。

萧景琰爱清静,又素来不爱亲近后宫,时常在兰直宫休憩。往日里但凡是梅长苏进宫的日子,他们多半在温调殿过夜。只是有时候暖起来了,温调殿靠着玄武湖,倒容易湿气重。何况兰直宫前一株龙柏,是前陈文皇帝栽下来了,经了有两百年的风雨,显得有几分古拙。那龙柏枝叶...

【靖苏】《梁史·三百一十九》(9)


承明殿。萧景琰高高的龙椅之上,看不见一点儿神色。他一身寂寥地坐在那儿,底下的臣子也只好噤如寒蝉的陪着。

窗户外穿堂透进来的风也就在屋里鼓起来了,四下乱窜,吹得群臣头上的簪帽也抖动了起来,在日光下撩着影子,却没有一个人敢扶。

梅长苏是一品军侯,如今晏王不在朝中,太子年幼,他是京中最尊,会朝之时便立在左侧首处。那一身官袍衬得他形销骨立,好像被风一吹就倒了似的。萧景琰垂首看了一眼,梅长苏垂着头,恭恭敬敬的,倒像个为臣子的样子,声色不动,也不知在想什么。

萧景琰被风吹得头痛,手扶了额角,撑在龙案上,说了:“议吧。”

于是传报的两个兵士交代了大渝现如今的军况,又有中书令柳澄站了出来,问...

【靖苏】《梁史·三百一十九》(8)


广漠里向来寒风如割。

劈面的冷风贴着地吹过来,卷起地上的走石。

大渝与梁国以河套为界,西起雪寒山,东至渭水。大通十年,皇属军南下函谷关,渡勒津入梁地,赤焰军北击于上阳,烧其积聚,以破其业,从此据上阳城而北分河套。两国便以这座常年冰雪覆盖的雪寒山作为边界。然而这数十年间,大渝侵扰边鄙,这座天然壁垒也挡不住皇属军的骑兵侵袭。

月轮高挂,天地交接处是一片黑压压的群山,道路昏暗,着实辨不清东南西北。大漠广阔,马蹄飞驰,地上的乱石被溅起丈许高,两道黑影在荒漠上奔了过来,并辔而驰。眼见就要穿过函谷关,忽然听得“嗡”地大响,射来了一箭,却是钉到蔺晨的马脚边上。

之后箭如流星,挟着清脆的飞羽...

【靖苏】《梁史·三百一十九》(7)

不要寄刀片嘛(卖萌


萧景琰在承明殿里熬了一日一夜,坐在阶前,久久难安。

那一日怒气填胸之下,他对梅长苏疾言厉色,说出了无可挽回的话,以至于他一整天都诚惶诚恐,不可终日。他越是想着他在梅长苏身上打的那一道鞭痕,越是觉得局促不安。自他相认以来,他从没有这般对过梅长苏。便是之前未相认之时,他就算再不喜欢阴诡算计的谋士,也断不会直接动手,对人失态无礼至这种地步。

他自知对不起梅长苏,越是想,越是心神不定,觉得以梅长苏这边傲世轻物之人,定然不会轻易原谅他。

萧景琰在承明殿的这一天,想的却不是宗室削减的那些破事,而是怎样才能够软语求得梅长苏的谅解。他现在恨只恨东方德这个老贼无端生事,害他...

【靖苏】《梁史·三百一十九》(6)


三月初照理也该放晴了。侯府如今还是原来苏宅的基础上翻建的,大体还是原本的模样,就是东西又各衍生了两条街,和原本的靖王府打通了。

萧景琰登基,原本的王府也不该留着了。工部为了避讳,将主宅重新改建成了一座浮屠,从清平侯府的后院就能穿过来。

连通着侯府和王府的山墙上,最近几个月都爬上了长春藤,直蔓生到了长安街上。时不时地那藤蔓里也能结出点紫红的小果,点缀着绿影婆娑,飞流闲来无事,倒是喜欢在那墙上飞上飞下,采摘些新鲜果子喂庭院里的鸽子。

三月本是回暖了,却没想到今日不巧正下了些薄雪。南墙的墙头上长出来的那颗杏树,本来已经结了花骨朵儿了,今日又给打坏了,只剩下些未开的花苞还幸存着,藏在壁...

1 / 6

© 陆涂 | Powered by LOFTER